当前位置: 首页 > 重生 > 重回初一那年

《重回初一那年》

第3章被打

作者:余生0 分类:重生 连载中 更新时间:2022-09-15 09:39

安向柔回到教室坐下之后,就察觉到无数双好奇的眼睛正在悄悄的打量着她。

她装作不知道一样掏出课本来看。重生一次,她势必要搞好学习,今天方雪寒的态度让她再次明白,成绩的重要性。

班里的气氛随着韩薇薇踏进教室掀起了高潮,谁也没想到韩薇薇竟然是哭着回来。

顿时,三五个女生就跑到韩薇薇桌子前安慰她。

“谁是安向柔?”一个陌生的老师站在门口问道。

安向柔定睛一看,居然是年级主任,她就知道方雪寒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。

“是我。”安向柔看了一眼手中刚翻开的书,叹了口气,慢吞吞的站起来。

“你跟我过来一下。”年级主任是个很和蔼的中年男老师,总是笑眯眯的,可是安向柔总是觉得这是只老狐狸。

不过,年级主任不只叫了安向柔,连带着韩薇薇也一起叫到办公室去了。

办公室的门一打开,安向柔就看到了怒气冲天的方雪寒。

原来方雪寒越想越生气,从来没有学生敢这么顶撞她,盛怒之下告到了年级主任这里,这才有刚才的一幕。

“安向柔,你知道错了没有?”年级主任坐下,抬手推了推眼镜,和蔼的问道。

“老师,你的问题很奇怪。”安向柔目光沉了沉,“我没犯错,为什么要知错?”

“你要是没错,我为什么要把你叫过来?”年级主任反问道。

“我已经跟班主任解释过了,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办法。”安向柔知道他们已经先入为主,不管她怎么说,他们也只会觉得她在狡辩。

“你看看她什么态度!”方雪寒冷哼,“成绩差我就不说了,人品要是再有问题,我怎么管的了?”

方雪寒又想起为人师表的那番话,肺都气炸了,“我也教不了你了,去把你家长给我叫过来。”

安向柔一听要叫家长,脸色顿时就不好了。她可不想让奶奶过来受气。

“我都说不是我做的了!”安向柔气红了脸,忍住动手的冲动,“我不是把解法写出来了?还让给我怎么证明?”

解法?方雪寒一怔,想起安向柔临走前扔给她的那张纸。当时她正在气头上,看都没看直接撕碎扔垃圾桶了。

“那也不能证明什么,万一你记住了解法呢?”方雪寒强硬的说。

她可不能在学生们面前丢面子。

“无耻……”安向柔从牙缝了挤出两个字,恨恨的看着方雪寒。

“韩薇薇,你再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。”年级主任见情况不对,赶紧转移两人的注意力。

韩薇薇紧张的搓手,心虚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她只是想让班主任把安向柔骂一顿,没想到居然闹得这么大,连年级主任都惊动了。

要是他们知道是她撒了谎……

韩薇薇心惊胆颤起来,安向柔一看她的反应就知道她害怕了,不由得在心里冷笑。

原来你韩薇薇也就这点胆量。

“怎么了?”年级主任奇怪的看着韩薇薇。

不管年级主任和方雪寒怎么说,韩薇薇都光哭不说话,哭了整整半小时,年级主任也不耐烦起来,揉着发疼的眉心,“算了,你们回去吧,这件事就结束吧。”

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,要不是方雪寒跑来找他,他都懒得管。

“怎么都不动?”年级主任头疼的看着安向柔。

安向柔并不理会年级主任的话,直视着方雪寒,“道歉,请给我道歉。”

青春期中少女的声音有些尖,语气淡淡的,脸上的表情也淡淡的,却让方雪寒一时间有些不敢对上她的视线。

面前这个真的是她带了一学期的学生吗?方雪寒突然惊觉,安向柔好像并不是以前唯唯诺诺的学生。

“道歉?”方雪寒打心底里就没觉得安向柔是被冤枉的,听到安向柔让她道歉,顿时恼羞成怒起来,“抄作业还有理了?你要是没有做这事,为什么韩薇薇说是你,怎么不说是别人?”

安向柔背脊发凉,知道方雪寒这是打算咬着她不放了。

“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。不管到哪里说,我都这一个答案。”安向柔将视线转向年级主任,声音不大却很强硬的说道,“如果学校以成绩来评判对错的话,那么还有什么教书育人的资格?”

安向柔原本没有把话说得那么重,但是方雪寒这么不讲理真的把她惹恼了。

如此不分青红皂白,仅凭韩薇薇的一番话就这么对她的方雪寒,真是不配为人师表。

所以,安向柔怼她怼的心安理得。

要不是因为自己还要在这里读书,安向柔都想把话再说的重一点。

方雪寒没想到安向柔这么顶撞她,气的浑身都在发抖,险些提不上气来。

眼见场面失控,年级主任咳了一声,想要说两句来缓和矛盾。

但是还没等他开口,就听到响亮的巴掌声响了起来。

“滚出我的班。”气红眼的方雪寒根本想不起来什么体不体罚的规矩,恼羞成怒的冲过去狠狠甩了她一耳光。

白皙的脸颊很快肿了起来,安向柔只觉得右脸疼的发麻,口腔里也渐渐充斥着铁锈的味道。

足以见得方雪寒用了多大的力道。

“方老师,你在做什么!”年级主任吓了一大跳,顿时不高兴起来。

校长三番五次开会强调不许体罚学生,现在倒好,方雪寒当着他的面扇了那么重的耳光。要是学生家长来闹,可怎么办?

“这种满口谎言、目无尊长的学生就该好好教训一顿!”方雪寒完全失去了理智,看起来像是疯婆子,哪里像个老师?

安向柔捂着脸颊,眼眸中满是倔强,“满口谎言是你!你根本配不上老师两个字!”

方雪寒气的表情都扭曲了,“好好好,我不配当你的老师,你以为我想要像你成绩这么差的学生吗?”

想赶她走?

安向柔微抬下颚,嘲讽的看着方雪寒,冷笑道,“我成绩不好总有变好的时候,像老师这样可就很难了。”

江山易改,禀性难移。

“变好?说的容易。”方雪寒被她刺激的胸口剧烈起伏,口不择言。

“那如果我成绩变好了呢?”安向柔几乎忍不住冷笑,如果方雪寒知道她现在是大学生的水平,恐怕会后悔莫及吧。

“绝对不可能!”

“如果我这回期中考试考到年级第一,你要在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人的面给我道歉,还有这一巴掌。”安向柔冷笑着道,她就是故意用话激方雪寒,让最好面子的方雪寒在全校面前丢脸。

方雪寒情绪太激动,现在她被安向柔之前的那番话刺激的头脑发蒙,完全顺着安向柔的话往下说。

“没问题!”方雪寒一口应了下来。安向柔的成绩她又不是不清楚,想在一个月内从中下游考到年级第一,根本不可能。

“要是你没做到,就给我滚出我的班。”方雪寒得意的看着安向柔,仿佛已经胜券在握。

“好。”安向柔勾起一抹轻笑,看着不知死期将至的方雪寒。

如果没有把握,她怎么可能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呢?

几人办公室耽搁了太长时间,等安向柔回到教室时,发现已经放学好一会儿了,教室里只剩下两三个学生在值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