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 > 凌乱的世界

《凌乱的世界》

第一章 逗逼醒来

作者:天堂寂落 分类:玄幻 完结 更新时间:2022-09-14 16:46

 静,绝对的静。没有虫叫雁鸣,更没有人类的喧闹。树木郁郁葱葱,却是唯一的生机了。这里是僵尸的国度。

白天稀稀疏疏可以看见些僵尸,在阴影下飞快地蹿纵。到了夜晚,月光如水洒下,铺上一层令诗人都感到迷幻的浪漫银霜。

可惜,这一切没有什么迁客骚人能赋诗作词。

月下一片,只是那只会伫立吸收月光的低等僵尸。低等的僵尸是没有意识的的,只有本能——对拥有意识的生命的渴望和吸收月之精华;而高等僵尸则虽然有了意识,却陷入了对力量和鲜血的欲望中。

僵尸的寿命悠久而漫长,枯燥而寂寞。

僵尸的产生有两种——

其一是僵尸的赋予,这种形式的僵尸成长有限,但前期地速度飞快,主要取决于被赋予的血脉。

另一种就经由漫长的岁月的沉淀,死尸在特定的阴沉环境慢慢走向僵尸的道路,其成长几乎不可限量,但速度缓慢。

而传说中被尸气侵袭而成的怪物则不是僵尸,应称其为丧尸。此乃丧失一切,走向死亡之道。

僵尸繁衍极为艰难,所以这个国度中的臣民很多都是外来户,由高等的僵尸经由人类国度带进来。当然,基本上都是些血脉赋予的僵尸。人死灯灭,记忆之灯也随之熄灭,生前记忆烟消云散。

如同往常,成片的僵尸出现在平原上吸收着月光。如同石头,任由月光照在身上,然后吸收些。

若厉害些的僵尸又拥有合适的修炼功法,能聚月光成束,快速吸收月之精华,提升实力。

月上中天,此时月之精华最是浓郁,对僵尸的好处自是不用言语。

突然,这一片的月光聚成一束,照在一个瘦弱的僵尸身上。那僵尸脖子上仍有两个小孔尚未愈合,明显是资质低下,血脉淡薄之辈。

这聚月成束当真是难以理解,没实力、没资质。

时间不长,那僵尸便直直倒在了地上,而那束月之精华却没有消失,仍旧照在躺在地上的僵尸。

当真奇怪之至!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,那成束的月之精华也越来越淡薄。而那僵尸的脸上却慢慢变得柔和了些。

按理说,月光成束是僵尸国度实力飙升的征兆,应该会出现高等僵尸前来查看,并传授适当功法。

这一片平原寂静如常,并没有高等僵尸发现聚月成束。当这片平原的名字被你知道了就不稀奇了。

寂落平原,周围这一带均是以寂落为名——什么寂落之谷、寂落之峡、寂落之洞等等。取其寂落之意,周围这一片当是禁忌之地,没有僵尸关注实属正常。

当然,这一片仍有一处令僵尸国度的高层惦记着,可谓凶名赫赫——寂落之墓。

在凡人国度中,墓者,人死而藏之谓之墓,意蕴着消亡。

在这里,墓则是陨落之意。这寂落之墓更是恐怖非常,九死一生倒像是抬举了它。

曾有僵皇进入寻探,却只传出一句——大凶大吉矣!那僵皇便再也没有出现。

之后,虽有无数僵尸前来查探,都是有进无出;最后,这寂落之墓方圆的寂落之地便便被化为禁地,长久无法成就的僵尸便被抛弃在此处。

月光消失了,那些站立的僵尸仿佛受到召唤似的,一起跳向寂落之棺。

说到僵尸休息之所,也是大有区别。

这棺材从材质上分为木、石、玉、晶、灵;这棺身上绘有纹络,这纹络也有高下、贵贱。而且这些栖息之所乃天地赋予。

这寂落之地的寂落之棺仅是最差的木之棺,纹络简单,仅有避阳之效,让这些僵尸不被炎阳所消融。

所有的僵尸跳向各自的棺木。这些棺木方向不尽相同,横放、竖放、斜放,甚至有悬空而立的。当僵尸回棺,棺盖自己合盖。

而这些棺木却有一个棺木没有僵尸归位,却出现了僵尸国度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——棺木消融,只见棺木慢慢变淡直至消失不见。

接着,整片的棺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变成了整齐的横放竖排,不似往昔的看似杂乱实则有章法的的错落。

突然,一阵犹如月华之光的光芒闪耀而起,光团之中交错着无数细线,细线之上又有无数的犹如蝌蚪文的文字,却有一种玄之又玄的高贵。

那神秘的文字像是受到了吸引,迅速向光团中央聚拢;接着,那些细线将文字包拢;光芒闪烁起来了,一座小棺材慢慢生成,又慢慢扩大。

光芒暗淡了下来,棺材变成了漆黑的模样,形状与普通的黑木棺相似,只不过给人一种厚重、悠远的气息。

光芒消失了,寂落之棺回复了静寂,又成了死气沉沉的置棺之所。

不久,周围的光线亮了些,原来是晨曦到来了。突然,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诗意的早晨……

“啊!”

林墨辰睁开双眼,将光芒摄入眼睛。

怎么会这么痛?林墨辰本能的举起双手想捂住眼睛。

不对,这手怎么这么重!过了三秒有余,林墨辰终于捂住了眼睛。而手上传递过来的感觉——生、冷、硬。

这是冻僵了吗?还是我刚从冰块里被解冻出来?

活动下双手,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想。

咚,沉闷的声响回荡在林墨辰的耳旁。

撞上实木了?

他还是感觉出来了,自己的动作却是不太灵活,像是生了锈。

不应该冷呀,这么大太阳的。

不过我都在箱子里干什么?林墨辰还是感觉莫名其妙。

没等他继续多想,他的注意力就被带到眼睛上面去了,火辣辣的疼痛。

随着眼睛闭上,疼痛的感觉慢慢的减弱。

感受着身体的是生涩感,林墨辰很纳闷。作为一个伪程序猿和小说狂热爱好者,就算长期呆在电脑面前,手指应该保持着灵活性的呀。

对了,我之前干什么来着?

老年人痴呆症前期?林墨辰吐槽了下自己。

《我和僵尸有个约会》?这么重口味的?林墨辰都感觉对自己有些陌生了。都少年前的剧了,还在追。那个,看到哪儿了?

痴呆症中期。林墨辰给自己下了个诊断书。

大夏天的,杭城高达三十八的温度。嗯,这应该只是郊外温度。在闷热的城区里,估计奔四往上了。没胃口!林墨辰想起来了,饿着肚子开始追剧。十点来钟洗的澡,然后躺在空调间里看剧。刷到一点、两点,结果……

我在家?

空调问题调太低了?

也不对,自己是二十六度的忠实执行者呀!

结果,自己睡着了,手机应该……

应该,应该……

应该是砸在自己的脸上吧。

林墨辰对于这个套路很熟悉,平时就没少熬夜看小说,一章接一章,根本停不下。

林墨辰又糊涂了,自己应该是躺在床上,然后盖着一条毯子。可是,自己的床什么时候变成木箱了。

木箱?这又是什么套路?

恶作剧吗?

不对,当医生的哥哥才不会那么无聊!爸爸妈妈哪里懂这种冷幽默,早就耳朵旋转九十度了。

一个又一个的答案被自己强大的推理能力给否决后,林墨辰感觉这个世界的套路实在是太多了。

多到,他体验不完。

这眼睛,不就太阳照了下嘛,至于嘛,这么脆弱!

算了,叫家人来看下吧。保不准得上趟医院。想到医院,至少又是好几百大洋。心痛,还有些焦虑。这个钱呐……

算了!

“妈~~”干涩的喉咙,嘶哑的声音。

这下事情大发!

这是全身毛病的节奏呀!大价钱,大价钱。我的工资啊!

“六个数字保护五位数的悲伤”的升级版“六个数字保护四位数还是三位数”。这是比眼前的黑更加黑的恐怖情境——没有钱为自己扎个牛皮囊,还怎么吹呀!